扒开奇葩公司蚁视的黑历史:压榨员工 众筹作假

扒开奇葩公司蚁视的黑历史:压榨员工 众筹作假
  蚁视是国内最早出名的虚拟现实创业腾讯分分彩官网公司之一,然而在VR圈子里它的名声一直都不大好。从在Kickstarter众筹,到第一次产品发布会,再到后来的员工离职争端,蚁视在产品和公司文化上的争议从来都没停过。业内一直流传着有关蚁视的各种奇葩事情,比如每周例会上要集体朗诵《出师表》,吃饭要老板先下筷等等。

  流言只是冰山一角,雷锋网联系了多位从蚁视离开的员工以及与蚁视有过合作的人,结果他们都迫不及待地向记者吐槽自己的前东家。下面就来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说的,应被采访人的请求,文中隐去了他们的姓名。

  前员工:诶,我是傻逼吗?

  蚁视的两位创始人覃政和聂竞舟是夫妻,据前员工们描述,蚁视内部是“老板抓技术,老板娘搞管理,俩人都没什么工作经验,又不相信专业的人,很多事都是两口子商量决定的,老板娘曾在国企呆过半年,管理经验学到一些”。

  所以很多奇葩的公司文化都与聂竞舟有关,包括前面提到的集体朗诵《出师表》,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员工提到覃政时会称“先帝”。而聂的基本做法就是推翻“先帝”的决定,总之是“我就要这样!我就要!我就要!”

  一位前员工透露说,两口子时常在办公司办公区吵架,“老板娘不开心嫌办公区被老板的零散东西整的太乱,就让员工开始大扫除,开展清洗与自我清洗,折腾一上午”。

  另一位前老员工表示:“两口子人品也是没谁了,所有跟他们合作过的乙方,没有不骂街的。”他表示覃政两口子不仅自己处事不地道,跟乙方“打架”,还逼迫他也帮他们打。“每次出了情况跟两口子开完会,脑子里都会有一个大大的疑问:诶,我难道是傻逼吗?”他说。

  相关的例子包括蚁视在拿到A轮意向时,两口子希望从丰台的民房里搬出去,当时也是这位员工负责的,他说“后来装修队已经闹到快要砸屋子的程度了”。接着他讲了一个洛可可的故事(蚁视众筹的设计是与洛可可合作的):

  “当时大概11月份,设计这块已经完成,洛可可那边都已经结案了。两口子觉得他们做得不好,不愿意付尾款,然后想尽各种办法去刁难人家,比如让那边设计师出100张渲染图这种奇怪的要求,聂这样说:‘你跟他说,出100张渲染图,现在就要,今天就要,快打电话。’

  “渲染图这种东西,出完了之后还得精修,像拍照片一样,虽然无脑拍拍出很多,但修很花时间。我当时解释说:‘你要100张渲染图,还今天要,人家也不可能好好做,做出来的全是废的,你还不如要个一二十张,跟人家好好说,说这边儿有用,没准还能好好做。’

  “就因为这事,她大骂了我一顿,在办公室里吼、哭,问我‘你到底跟谁是一伙的,你到底是哪边的’,这段办公室里很多同事都听到了。

  “然后我脑中又开始萦绕一句话:诶,我是傻逼吗?”

  蚁视在第一次产品发布会后出现离职潮,而且很多员工都不是和平离开的,有一直被拖欠工资的,有选择仲裁的,甚至有到现在还在和蚁视打官司的员工。这位还在打官司的前员工对雷锋网记者表示自己15年2月份的工资和出差报销到现在都还没拿到,对于“这种流氓企业,必须死磕到底”。

  一位选择仲裁的前员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揭露蚁视的各种奇葩现象据前员工透露,蚁视前电商经理离职后,却没有给结算工资,另一位前销售总监离职后也遇到同样的待遇,后来他电话“先帝”说要动黑才给结了。

  离开蚁视的员工有很多去了其它VR创业公司,据一位接收了许多蚁视前员工的VR公司CEO透露,这些员工反馈的离职原因是:老板傻逼,压榨员工,管理制度不合理,业务发展不畅。

  在雷锋网看来,可能很多公司都有对自己不满的前员工,但像蚁视前员工这么一致吐槽的还是少见,更何况这还是一家人员不多的创业公司。去年(2015)年初离职的工作了大概半年的员工透露,他加入时蚁视不到10人,离开时大概20人。另据了解,因为管理上的问题,在投资人的压力下,聂竞舟后来不得不减少了对公司的干预。

  Kickstarter众筹刷单,一切都是为了炒作

  蚁视之所以在VR领域一炮打响,凭借的就是当初在Kickstarter上出色的众筹成绩,然而不仅众筹本身是覃政策划的一次宣传事件,众筹的成绩也有很大水分。

  据一位前蚁视老员工透露,覃政在蚁视的KS众筹中竟然用自己的信用卡去支持项目,还在被KS警告后把事情怪罪到OculusCEOPalmerLucky身上,而且众筹发货的产品根本没有可用性。该员工向记者描述了事情的经过:

  “我大概14年2月份入职,入职后覃政和聂竞舟一直在策划如何上KS,包括当时找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后来的CTO张立鹏,也是因为他之前在别的公司做过KS项目才被拉进来的。覃政从一开始就是想怎么能炒作自己。

  “他基本上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如何让这项目看起来更屌上面,包括跟洛可可谈设计需求,来公司拍宣传视频等等,都已经设计好了。当时蚁视拿了一个500万的天使,在KS项目算是不惜成本,到处砸钱。而真正到了产品上,就东拼西凑唬弄过去了。

  “他最想干的不是做产品,而是宣传自己。

  “众筹上线后,突然有一天,聪明的覃政发现,作为项目的发起人,他竟然可以在KS上用自己的信用卡支持自己的项目。然后覃政很开心,他让公司的实习生注册了200多个小号,每个小号都绑定自己的信用卡,去支持自己的项目。

  “最夸张的是,当时蚁视头盔的众筹价是299美元,而在KS上虽然你选了299,还可以付更多钱,所以当时覃政用自己的号去支持的时候,经常一次就支持5000甚至是10000美元。

  “开始刷的时候蚁视大概是10万美元的众筹额,之后迅速被刷到了17万美元。

  “后来KS发现这个事情,发邮件警告覃政,给他2、3天的时间,要求在期限内把所有刷的钱退回,如果不退就停项目。当时Palmerlucky接受采访提到了蚁视,说很怕一些奇奇怪怪的公司进来毁了VR这个行业。覃政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说是PalmerLucky站出来黑他,导致支持者数量明显下降,说是大家看了他的采访才选择的退款。

  “后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聪明的覃政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换不同人的信用卡,他们就不知道了。于是在几天时间内找了无数张信用卡,在自己的卡退钱后用这些顶上,目的是不让众筹的金额下降得那么明显。

  “最后蚁视众筹26万多美金,有4、5万的样子是自己刷的。”

  众筹发货的产品也好不到哪去,他接着讲道:

  “KS众筹的货也是东拼西凑瞎弄,到发货时大概是12月,发的那货我们看了都觉得乐。覃政还天天拿着这事儿去吹牛逼,他一直认为是自己带起了国内众筹的风尚。

  “当时一位同事跟覃政说产品完全还没到发货的水平,但他还是执着地选择发货,当时正好赶上红杉融资的档口,可能是为了骗融资,迫不得已只能先把货发出去。

  一位国外用户在上吐槽蚁视产品是他遇过的“最烂VR体验”“结果就是拿到KS众筹产品的人都只能呵呵了,不过因为多数都是老外,他们也有苦没处说,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这么说还不太确切,这产品还不能用呵呵带过,最后发的产品,当时众筹宣传的时候如果是100分的话,到覃政这里已经妥协到了20分,最后发货可能连10分都没做出来。”

  据另一位前员工透露,蚁视发货的产品“在包装上花的心思比产品研发还要多”。

  国内用户在QQ群里吐槽蚁视产品糟糕一场最重要的发布会竟然是这样办的

  如果说众筹让蚁视一炮打响,那么蚁视的第一场发布会则让它更加广为人知。在这次发布会上,蚁视宣布获得来自红杉的A轮融资,并发布了头盔和全景相机产品。这场发布会之后,有一篇吐槽蚁视产品的文章《一个程序员对蚁视眼镜的吐槽》在业内广为传播,不过其实发布会本身办的也是有“蚁视特色”。

  一位全程参与发布会组织的合作方员工向雷锋网记者描述了这场发布会的准备:

  “2014年12月8日,蚁视的员工都在忙碌的准备发布会需要的设备、物料,直到深夜才到访的覃政夫妻,没有问一句大家辛苦,也没有关怀的问一声都吃完饭了没,却要求在场人员去给他们订外卖,此时已经是接近12点,发布会还没有进行一次彩排过场,我印象里的这种20几人小型创业公司创始人亲力亲为的形象荡然无存。

  “登台,彩排,就连一遍内容都没有完成,覃政在台上怎么也放不开,聂竞舟提议:“讲几个黄段子放松一下。”于是,在场已经辛苦一夜的舞台音响、灯光、公关,免费欣赏了一场段子秀。最终结果是,彩排没有顺利的过一遍,两位创始人决定回房休息,相约第二天一早过来过彩排。

  “万万没想到,距离发布会还有不到1个小时,两位创始人消失了?工作人员最终亲自上门在对面酒店里叫醒了他们,一场没有完成彩排的发布会就这么开始了。”

  这位以前是媒体,现在是公关,也创业过两次的人,形容这场发布会“简直是秀智商下限”,并表示“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这俩人,就是一个混子,目的就是找个大款把自己卖掉”。前员工表示,发布会之后人心就散了。

  “一家喜欢吹牛不做事的公司”

  同行通常不认可蚁视的产品,却都承认他们宣传做得好;而在员工眼中,这是“一家喜欢吹牛不做事的公司”。

  有一家基本上和蚁视同时间开始做VR头盔的创业公司,该公司的一位联合创始人很早就与覃政有过接触,不过和蚁视不同的是,他们直到今年才开始有一些媒体曝光,此前一直在闷头搞研发。

  在今年的一次采访中,记者从这位联合创始人的口中了腾讯分分彩漏洞解到,从一开始蚁视和他们就走上了不一样的路。“我们当时创业是几位创始人一起掏了200万,覃政是刚毕业的学生,他跟聂竞舟当时想要凑到200万是件很难的事,所以我猜可能是从最早起步来讲,大家想的思路就不一样。”他说,“他们最早的想法就是跟别人合作,所以他们找到了创客空间,后面就很顺理成章地通过创客去引荐投资人等等,走了快速融资的这条路。”

  蚁视大力宣传所带来的影响却是他们所料不及的,“14年3月份的时候给覃政打过电话,那会儿蚁视说他们要上KS众筹,到7月份的时候他们的众筹出来了,当时觉得,哇,好火呀!我们那时候没想到VR在国内会这么火,完全没想到。”他说。不过他们并不认同蚁视之前同时做7款产品的策略。

  蚁视在宣传上尝到甜头后,技术和产品却被忽略了。一位和用户接触紧密的前员工透露说,他们发了第一批货之后被骂的狗血淋头。后来与技术交流,才发现产品压根没啥技术含量,稍微懂点的都能攒出来一个。

  雷锋网也采访到了两位近期从蚁视离职的技术人员,一位表示蚁视产品技术做得很烂,离开是因为“感觉没啥前途”;另一位不愿多说,只总结道,“这是一家喜欢吹牛不做事的公司”。

  就雷锋网从业内了解的情况来看,VR圈内大部分人对蚁视的产品和技术并不认可,并认为蚁视的宣传曲解了VR在用户中本该有的形象。

  有一句被采访者说的话可以很好的总结蚁视这家公司:产品没有技术含量加管理混乱,遇到风口便努力摆好姿势想被吹起来。

  记者之前很多人说在VR技术领域国内公司与国外差距不大,说实话即便真的是这样,蚁视大概也不包含在他们所说的“国内公司”当中。(刘方平)